葵暧向日,白驹过隙间,只愿偷得半日闲

 

         我爱你轰轰烈烈最疯狂

         你爱她伤痕累累却不忘

  也许这便是缘分,我们都在最不顾一切的年纪爱上了一个不属于我们的人,而遇见那个真正爱我们的人时,我们却只能独自舔舐伤口。

  别遗憾、别埋怨,一切都不过浮华一梦而已。而我,有幸梦到你,即使最后只能是流泪收场的悲伤噩梦,是你,我也愿意。梦醒后,你只是你,我还是我,不曾交集,一切照旧。

  甚至也许,记得的,只有我而已。

March
09
2015
评论(1)
热度(1)
© 葵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