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暧向日,白驹过隙间,只愿偷得半日闲

 

我的爱情假装失忆

   他叫琉璃,她叫陌浅蓝。
   好听的男声,冒失的女生,一季的恋曲。
                                               ——序
   相遇在一个秋末,热的并不厉害,只是阳光有些微微刺眼。拥挤的大街上,她拿着爱吃的冰激凌,笑的阳光灿烂。跑到好友的身边挽着她的手臂,有些微微的汗湿,却没放手。“筱倩,好热呀,讨厌死这太阳了”说完还煞有其事的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筱倩有些好笑的看着浅蓝,心里默默的无语了一把,真搞不懂这丫头每天装什么乖,虽然她性格本身就这样吧。
   “啊”“啊”两个声音重叠到一起,那就准没什么好事,因为...浅蓝撞人了,还把冰激凌撞人家身上了,阿弥陀佛,希望这个男生有点绅士风度,可千万别讹上浅蓝了,筱倩在心里为浅蓝祈祷了一把就走了过去。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要不我给你洗”,浅蓝边说边从包包里拿出纸巾给对方擦,没想到却越擦越花。
   “别擦了,没事”,浅蓝听到这个男声后,停止了动作,抬头看着男生,虽然长得不是难么好看,但是声音却让人莫名的心安。
   “别看了,人已经走了,长得又不帅,你发什么花痴呀,平时也不见你对帅哥有这么大兴趣呀。”
   “啊,哦,走吧”回过神的浅蓝挽上了筱倩的胳膊就回家了。
   晚上——
   浅蓝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看着吊灯,心里乱成了粥,脑子里全是那个男声。浅蓝用力的甩了甩头,不但没把那个男声甩出脑袋,还成功的把自己甩的有些头晕。“筱倩,怎么办,我中毒了,你快来”抱着自己想不通就让别人想的相法,浅蓝就把筱倩叫了回来,虽然用词有些不当吧。
   “啪...”而筱倩听完浅蓝的话后还没来得及问话,就只剩一阵忙音了,“这丫头,唉...十颗心也得为她操碎了”,无奈的筱倩只好推掉事情往家赶喽。自从浅蓝上了大学从家里搬出来以后,就和筱倩这个学姐兼发小生活在一起喽,美名其曰是怕自己孤单寂寞,生活在一起以后才发现,这哪是怕自己孤单寂寞呀,浅蓝完全就是把自己当保姆了。
   十分钟后——
   “浅蓝,你怎么了?”浅蓝看着一脸着急的筱倩坐在自己身边,什么也没说,只是起身紧紧的抱住她,仿佛筱倩就是她的加油站。过了许久,“蓝,蓝?”筱倩拍了拍蓝,发现这个丫头又睡着了。所以筱倩只好在心里第一万次感叹,这丫头,唉...算了,真是上辈子欠她的。
   “唔...”浅蓝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一副孩子样。“啊”浅蓝小小的惊呼了一声,因为她要走出房间时看到床的这边,发现筱倩在地上。不大不小的惊呼让筱倩转醒,数秒过后...“姐姐,我再也不敢把你踹下床了,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话音刚落,浅蓝就已经不幸落入筱倩的‘法网’了。
   “倩,我发现我居然忘不掉那个男声耶,好像,好像,好像...”筱倩等她这句话的下文等的花都谢了,也没等到她接着说,所以干脆就去喝口水,“好像我爱上她了耶”,这句话的分量果然很重,因为筱倩一口水没喝下去,全喷浅蓝的脸上了。“哈哈...”浅蓝的脸臭到极点,刚准备报复回来的时候,电话就响了。
   “喂,您好。”“哦,好,知道了,嗯,谢谢啊,拜”筱倩听到的就只有这么多,“怎么了,谁呀?”“同学聚会,去不去?”看着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的筱倩,浅蓝只好自己去喽。“我走啦,倩,等我回来哦”说完就给了筱倩一个大大的微笑,出门了。
   半个小时后——
   “浅蓝,这里”浅蓝寻着声音走过去,看见的不只是同学,最重要的是,她看见了那天撞的男生了,浅蓝愣了一下,随即走了过去,小声嘟囔着:“他不是我以前同学呀,难道我失忆了?,也太狗血了吧”“浅蓝,你一直盯着琉璃学长干什么呀,不会是...一见钟情吧”浅蓝推了一下自己的同学“你才一见钟情呢,我只是在好奇他是谁而已。”“好啦,走吧”。
   浅蓝和琉璃的相识并不华丽,简简单单的,甚至有些巧合,互相留了手机号后,同学聚会就结束了,琉璃帮浅蓝拦了车,但是并没有送她回家,不过浅蓝还是很兴奋。到了家后,浅蓝就拉着筱倩聊琉璃,一直聊到很晚,浅蓝最后的那句“我想我是爱上他了”把筱倩惊得不浅,当筱倩想到怎么劝浅蓝放手时,浅蓝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后浅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倩,筱倩,我饿了,给我做饭饭吧。”“做饭就做饭,还做饭饭,少恶心人了。”不过筱倩还是选择给浅蓝做饭去了,按浅蓝的话讲就是筱倩有一副菩萨心肠。
   “喂,琉璃学长吗?嗯,出来玩吧,嗯,9点见,拜”成功约到人的浅蓝心情特别好,心情好胃口就好,而浅蓝的胃口好在筱倩眼里就是狼吞虎咽,“喂,吃慢点行不行,看你吃的”“心情好胃口就好嘛,告诉你哟,我刚刚约璃学长出来了,而且他也答应了耶,好兴奋,好兴奋”浅蓝一边说,一边在椅子上扭了起来,“你多大了,别扭了,好好吃饭,一会儿再说琉璃”“嗯嗯....唔...吃完了,筱倩,你做的饭越来越好吃了耶”“你的嘴也越来越甜,呵呵”筱倩一脸阴险的笑让浅蓝不由得打了个颤,“呵呵,难道这是传说中的杀气?”浅蓝头皮发麻的一点一点往安全地带蹭,只不过筱倩更快,转眼间浅蓝成功被筱倩抓住,闹得正厉害的时候,筱倩突然发话了“能不能不要去见琉璃,你们不合适,你放弃吧,好不好。”“啊?姐姐,咱思维跳脱就跳脱,但是能不能不要这么跳呀,很吓人的。”看着浅蓝故意回避,筱倩很心疼,但是更怕浅蓝陷进去,“我是为你好,你难过我也会心疼呀,所以在没有陷得更深之前,放弃他吧,好不好”浅蓝看着筱倩一脸认真的神色就低下头想了想,“倩,我想努力一次,无论结果是什么,我都想努力一次,不只是为了他,也为了我自己,我该经历一些事情了,不是吗?”筱倩看见了浅蓝眼底的认真,用力的抱着浅蓝“我会陪你的”。
   晚上9点——
   “学长”“你在这啊”,两个人沿着河边一直走,除了最开始打招呼的话,两人都很默契的没有开口。“嗡...嗡..”浅蓝抱歉的对琉璃笑了笑“喂,怎么了?哦,那你等下我,我马上回去”琉璃看着浅蓝打电话的侧脸有些发愣,长长的直发,不算高挺的鼻子,有些圆的脸颊也微红着,还戴着大大镜框的眼镜 ,自己会喜欢她吗?自己明明就不喜欢和陌生女生见面,为什么听着她期待的声音就拒绝不了呢?正当琉璃纠结自己是不是因为喜欢浅蓝才答应出来的时候,浅蓝已经打完电话了。“学长,不好意思呀,我得回家了”“哦,好,我送你好了”一路上又是无言,浅蓝在想琉璃怎么这么闷呢,这么半天不说一句话。琉璃也在想,不过他想的是自己究对浅蓝是什么态度,不知道浅蓝知道的话会不会很激动。“我到了学长,你回去吧,路上小心哦”“嗯,我走了”浅蓝一直看着琉璃慢慢走出自己的视线,直到再也看不见琉璃的身影才转身回家。在爱情的世界里先认真的那个人注定会受伤,除非...两个人永远在一起。
   浅蓝懒懒地躺在床上拉着筱倩的手,“快到冬天了呀,倩,你说我送琉璃学长什么好呢?”“我怎么知道,看他喜欢什么,需要什么呗”“也是,要不送他一条围巾好不好?”“你随便啦”“可是人家不会的嘛,人家知道你最好了”看着瞬间就撒娇状的浅蓝,筱倩很是无奈,筱倩话音刚落,浅蓝就已经缠了上来,像窝在妈妈怀里撒娇一样,让筱倩瞬间觉得自己有种自己是妈妈的错觉,“你知不知道你多大了,还装嫩撒娇,很恶心的”“我没有装嫩哟,人家这是真嫩啦,呵呵...”“好啦,教你啦,明天买毛线去”等了许久都没见浅蓝再开口,筱倩就回过头去看浅蓝,好吧,输给这丫头了,又睡着了,真搞不懂这丫头怎么就这么嗜睡呢,难道是睡神转世?
   “嗡...嗡...”一大早浅蓝就被手机的震动声吵醒“喂,哦,好呀好呀,没事,嗯,学长再见”“蓝,谁呀,这么早,难得你没有冲人家发起床气”“哪有呀,是琉璃学长啦,呵呵,他主动约我耶,我今天就去把围巾送给他好不好?”“你随便啦,你们认识都快两个月了吧,你怎么想?”“什么怎么想呀,想太多会老得快哟,好了啦,陪我去选衣服”知道浅蓝是故意逃避问题,筱倩也没有为难她,就和浅蓝一起去挑衣服了。
   晚上——
   “哈喽,学长,等很久了吗?”浅蓝小步的跑到琉璃身边,“没有,我也是刚到,你手上拿的是什么?”浅蓝顺着琉璃把手上的袋子举了起来,“这个呀,是你送给你的礼物哟”浅蓝把袋子打开,拿出来那条蓝白灰混色的围巾小心翼翼的围在琉璃的脖子上,“你织的吗?”“当然啦,我家倩倩教我的哦,她会很多。喜欢吗?”“喜欢,不过,你为什么要送我围巾?”“啊?哦,因为...因为..”浅蓝越说越小声,看着琉璃越来越靠近自己的脸,浅蓝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烧烧的,有点不知所措,只好瞪着眼睛看着琉璃慢慢靠经自己,“嗡...嗡..”震动的声音瞬间就把两个人都拉回神了,琉璃有点好笑的看着浅蓝红着脸不知所措,“还不快接电话”“哦,哦,喂,倩,哦,马上,嗯,挂啦”“那个...倩倩有事,我要...那个..我要回家了”“嗯,走吧,我送你”琉璃把脖子上的围巾解下来一半围在了浅蓝的脖子上,还好围巾够长,浅蓝红着脸看了琉璃一眼就继续往前走,结果脖子上的围巾扯了琉璃一下,“你要走也慢点,我们现在可是围着一条围巾呢”琉璃看浅蓝还愣愣的,就搂过浅蓝到自己怀里往前走。“那个...学长,我到了,我先..走啦”浅蓝把缠在自己脖子上的围巾重新围到琉璃的脖子上,刚转过身就有一股力量吧她拉了回来落到了一个怀里,“叫我琉璃”“啊?哦,琉..琉璃”浅蓝想要抬头,结果琉璃把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前,不让她看他,所以浅蓝就顺着琉璃说喽。而琉璃是因为不想让浅蓝看见自己脸红所以才阻止了浅蓝抬起头,平复好的琉璃放开浅蓝“好了,回家吧”“嗯”。
   浅蓝一进卧室就看见筱倩坐在床边等她,“舍得回来啦,不多抱一会儿”浅蓝走到床的另一边躺下,“倩倩,不说了啦,我好困呢,睡觉了啦”“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很重要”“嗯,说吧”浅蓝迷迷糊糊的应着筱倩的话,“我是想告诉你,你们不能在一起,你们不合适,你明...”筱倩回过头就看见浅蓝已经睡着了。算了,这丫头。
   “喂,琉璃,我是筱倩,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筱倩看浅蓝这段时间频繁的跟琉璃出去,看着浅蓝越陷越深,筱倩觉得不能等了,前一段时间听说琉璃有女朋友的事一定要亲自找琉璃验证一下,以浅蓝迷糊的个性,估计人家婚都结完了她才会发现。
   筱倩到咖啡厅的时候琉璃已经到了,“有事吗?”“你还挺开门见山的,那我也不罗嗦,你跟杜美莎什么关系?”“我...我跟她....”被问到的琉璃底气不足,“你怎么知道的?”“咱们是同一届的,我知道很简单,浅蓝比咱们小一届,她不知道很正常,但是你不能伤害她,你明白吗?”筱倩听见琉璃的发问很生气,语气自然不怎么好。“浅蓝知道吗?”“你希望她知道吗”虽然是问句,但筱倩的语气和心情是越来越差。“我告诉你,尽快处理好”说完话的筱倩自然是看都不看琉璃一眼拿上包就走人了,对于这个同一届的同学,筱倩是真的没什么好感。
   筱倩走后琉璃就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想着筱倩说的话,想着浅蓝。琉璃点了一杯黑咖啡,平时琉璃根本不碰咖啡,而这次琉璃一口一口的让黑咖啡的苦涩流连在舌尖上,希望可以清醒一点,对于交往了四年多的杜美莎琉璃不是没感情,而浅蓝的单纯琉璃也同样不忍伤害,究竟该怎样,琉璃痛苦的抓着头发。“喂,出来陪我喝酒”琉璃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选择,所以只好约朋友出去喝酒。
   “你这是怎么了,朝着死里喝呀”琉璃的朋友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到酒吧琉璃就开始喝酒,一句话也没说过,所以他只好把琉璃的酒抢了过来,“别拦着我,我今天一定得大醉一场。”“你说不说,不说我给杜美莎打电话让她接你回家了啊”琉璃一听见杜美莎的名字就想起来浅蓝在他怀里红着脸的样子,“我爱上陌浅蓝了”“你说什么?”琉璃的话着实让他吃了一惊,“你说你爱上上次见的那个小女孩了,你开什么玩笑,我告诉你,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没开玩笑,刚刚那一瞬间我想到的只有浅蓝,我这就跟杜美莎分手。”“你不是没跟陌浅蓝在一起吗?你不是只是一时新鲜吗?你玩玩暧昧也就算了,趁着还没正式跟陌浅蓝在一起你赶紧跟她弄清楚,她和你不合适”“我已经决定了”“你们才暧昧多久呀,就爱上她了?”“三个月了,不过以后你就不能说我们是暧昧了,我要和她在一起了,改天正式介绍你们认识”琉璃发现今天的酒怎么也喝不醉,而现在,他就要正式跟杜美莎分手,想明白后的他可不想让他的浅蓝受一点委屈,一点也不想。只是琉璃忘了,从他让浅蓝误会他只有她一个的时候,浅蓝就注定要难过了。
   “喂,你是?”一大清早就被陌生电话吵醒的浅蓝语气当然不怎么好啦。“你是陌浅蓝吧,我是杜美莎,你应该还不知道我是谁才对,不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十点钟,清风广场,我等你”“喂,喂,什么嘛,我还没说话就挂。”一脸无语的浅蓝只好起床穿衣服了。
   到了清风广场浅蓝才想起来自己根本不认识那个女生,怎么找她啊,刚准备打电话的浅蓝就被面前的一幕惊呆了,不远处的一棵树下琉璃抱着一个女生,而那个女生的脸就在琉璃的耳边,好像在跟琉璃说什么的样子。其实浅蓝和琉璃隔得不算太远,中间有来来往往的行人,此时浅蓝却觉得自己跟琉璃隔的那么远。“看见了,我是他女朋友,你,算什么?”浅蓝愣愣的看着琉璃往冷饮店走去,然后那个女生向自己走过来,直到女生开口浅蓝才勉强把自己的意识拉回来,“你是故意让我来看的”虽然是问句,但绝对是肯定的态度,“我是故意的,我觉得用这种方式更能让你明白我们的关系,如果你聪明的话,我想你应该不会死缠烂打的吧,呵呵,女孩子还是为自己留点尊严的好。”为自己留点尊严,为自己留点尊严,这句话一直在浅蓝的脑海里盘旋,那个女生什么时候走的浅蓝也不知道,浅蓝回过神的时候就只看见不远处的男女相拥。不知不觉已经春天了,微风让浅蓝的长裙微微飘荡“你的怀里换了人,她是不是比我爱得深?”浅蓝一直低喃着这句话,一步一步往家走。
   “喂,我是,请问您是?什么?”二十分钟前筱倩接到这通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是浅蓝出了车祸,随后筱倩就赶到了医院,而手术室的走廊前坐的就是琉璃。
   “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浅蓝为什么会出车祸?”激动的筱倩抓着琉璃的衣领不停的摇晃,只是琉璃仿佛被抽了魂魄一样,没有任何反应,当然也就不会回答筱倩的话了。
   手术灯灭掉的那一瞬间,琉璃和筱倩同时冲了过去“医生,浅蓝怎么样”“她怎么样”“病人的脑部受到震荡,身体上并没有严重的伤口,具体的还要病人醒过来才可以确定,你们可以去看她了”
   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的过了三天,浅蓝还没有转醒的迹象,筱倩终于坐不住了,只好去找医生,“医生,浅蓝究竟怎么样,怎么这么久还不醒呀?”“她的情况并不严重,现在还不醒的原因应该是病人自己的潜意识里不愿意醒”
   不愿意醒,不愿意醒,筱倩一直重复着这句话,一直走到浅蓝的床前看见琉璃在跟浅蓝说话,浅蓝的眼角流下了一滴眼泪,筱倩的眼睛里也湿润了,“琉璃,滚出去,我想浅蓝不想看见你”筱倩的这句话很冷,琉璃没有看筱倩,也没有回话,只是转身离开了。
   “陌浅蓝,你给我醒过来,你知不知道你在这躺着我有多难过,多伤心,你一定要让我陪你难过陪你心碎才开心吗,陌浅蓝,你不能一直睡下去,陌浅蓝,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陌浅蓝...”筱倩的声线越说越沙哑,眼泪也肆意漫布在她的脸上,在她没看见的一边,浅蓝的手轻微的颤动了一下。
   “喂,杜美莎?我记得我们交情不太好,有事吗?好。”筱倩不喜欢杜美莎,因为杜美莎的心计让人讨厌,不过为了浅蓝,她去了。“喂,琉璃,我下午有点事,你过来照顾浅蓝,她再有点什么事我就跟你没完”
   “浅蓝,你怎么还不醒呢,这样可不乖呀,你不是一直都说你是乖孩子吗,那你就快点醒呀。你放心,我会一直陪你的。”琉璃一直抓着浅蓝的手,希望浅蓝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温度,浅蓝说自己对温度特别敏感,琉璃相信浅蓝一定知道这是自己的温度。这几天筱倩陪着浅蓝的时候自己就会在走廊里待着,天知道自己有多担心浅蓝,又有多希望浅蓝醒来第一眼看见的是自己。
   “琉璃先生,外面有人找您”“浅蓝,乖乖的等我回来哦,我就出去一下,一个人别怕,我一会儿就回来”琉璃又抓着浅蓝的手说了一番话,又无奈的笑了笑自己,明知道她听不见还要这般说给她听,自己是真的爱了吧。无奈的琉璃轻轻的放下浅蓝的手,往外走去。
   琉璃走了之后杜美莎就走了进来,高跟鞋敲击着地面,一声一声离浅蓝越来越近,“陌浅蓝,你也太受不了打击了吧,装可怜这招很过时了,你要是用这种方式留住琉璃还真是,幼稚呢。暧昧不是那么好搞的,你还是再修炼修炼吧,连暧昧和在一起都分不清楚。今天我来是给你东西的,这条围巾是那天琉璃给我的,没想到是你送的,我走了,下次送的时候记得在东西上留下名字,琉璃给我的时候说是忘了谁送的了”杜美莎看着这样子的浅蓝觉得很无趣,还以为会很严重,所以才支开筱倩和琉璃亲自来看看,没想到这么让人失望。
   “唔....”浅蓝动了动自己酸麻的身体,脑海中还有这几天自己听到的话,自己虽然没醒,但是外界的声音自己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包括琉璃的那句,我们还没来得及在一起。浅蓝的笑那么苦涩,仿佛还在嘲笑自己自作多情,回想了一下和琉璃认识以来,琉璃好像真的没有说过在一起这种字眼。拿起桌上的围巾,已经没有送出去时那么好看了,围巾上还残留着杜美莎身上的香水味,仿佛在嘲笑自己的傻,人家根本没当回事嘛。
   “蓝,你醒啦,你个死丫头,还知道醒呀...”筱倩本来还想说琉璃怎么不在病房里,可是一看见浅蓝醒了就激动地什么都忘了。
   “倩,筱倩,轻点呀,人家很疼的”终于意识到这一点的筱倩放开了浅蓝,而浅蓝也把围巾藏了藏,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病房的门就开了。
   “蓝,你醒了”刚进来的琉璃看见醒来的浅蓝心里开心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浅蓝看见琉璃进来的瞬间表情就僵住了,但是随即就掩饰了过去,又恢复了笑脸,看着这个自己爱到傻了的人,浅蓝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心里乱糟糟的,很想哭 ,却哭不出来。“嗯,醒了。倩,你朋友呀,也不介绍一下,真是的,来,坐呀。”浅蓝装的很好,着实吓了筱倩和琉璃一大跳,尤其是琉璃,所以他第一时间去叫了医生。
   “医生,她怎么样?”看见医生结束了对浅蓝的检查,琉璃很紧张的问医生,“她可能是逃避回忆,所以会忘记一些,不过你们不要逼她想起,这样对她不好”说完医生就出了病房,琉璃一脸难过。
   “琉璃,我们谈谈吧。”筱倩先走出了病房,琉璃看了一眼睡着了的浅蓝,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浅蓝要和自己结束一样。
   “离开浅蓝吧,她忘了也好,省的以后难过,你有女朋友了,何必霸着浅蓝不放呢”筱倩看见琉璃出来就直接把自己心里想的说了出来,对于筱倩来说,只要浅蓝以后不受伤,这个‘坏人’她做了。看见琉璃不开口,筱倩就气急了,“你除了伤害还能带给浅蓝什么,杜美莎你根本搞不定,更何况到今天为止你都还没说过浅蓝是你女朋友,你跟她是搞暧昧,她就是别人眼里的小三,你伤了她还不算,还要她怎样,非要杜美莎找上她骂她吗,杜美莎你比我了解,所以,离开浅蓝,只是最后通告。”筱倩也不管琉璃的反应,直接进了病房把门关上,量他也不会进来。
   晚上——
   浅蓝在家里的床上死死地抱着筱倩,不管筱倩怎么说怎么动也不放手,筱倩只好放弃挣扎,无奈道:“蓝,咱抱松点成吗?”浅蓝还是一句话也不说,只不过手微微的松了松。过了很久,久到筱倩都以为浅蓝睡着了的时候浅蓝终于吭声了:“倩,你知道吗,我昏迷的时候琉璃的未婚妻来了,我不明白,我那么爱他,他怎么忍心骗我呢?难道他真的是玩玩而已吗?我不敢想,不敢想....”话还没说完,浅蓝就已经大哭起来,筱倩从始至终都没说话,只是静静的抱着浅蓝,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直到浅蓝不再出声音觉得她睡着了,筱倩才开口:“蓝,别怕,无论怎样我都会陪着你,保护你的”。
   一个月后——   
   一个月了,浅蓝没有找过琉璃,而对于琉璃的电话短信也一概不回应,与其说是浅蓝放下了,不如说是浅蓝实在是放不下。如今浅蓝坐在窗边,看着外面满地的落叶,觉得今天是个好天气,想了想自己恢复得还不错的身体,觉得是时候该面对了。听到琉璃接了自己的电话后浅蓝愣了愣,难得两人都很有默契的不出声音,“学长,今天是个好天气呢,所以,出来吧。嗯,拜”“琉璃吗?”筱倩一回来就看见浅蓝坐在窗边打着电话,刚好琉璃那两个字就窜进了她的耳朵里。“嗯,一个月了,我的身体都恢复好了,该面对的就让我去面对吧,放心吧,倩,我也该长大了,不是吗”筱倩有些不放心的看着浅蓝,最后决定相信她“嗯,早去早回,我做好饭等你回来”。
   “蓝”,一进咖啡屋浅蓝就听见了那个自己一直觉得好听的男声叫自己的名字,顺着声音看过去,琉璃就在那个窗边的座位举着手叫她。
   “蓝,你还好吗?”其实琉璃对浅蓝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说,可是最后只能说出一句最近好吗,对于这点琉璃也很气愤自己,觉得自己是在是没用。
   “嗯,我很好,谢谢学长关心。学长,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琉璃看着浅蓝一脸的礼貌认真,心里隐约觉得不安,但是又不想拒绝浅蓝,只好微微的点点头。“浅蓝想问学长,学长在乎过浅蓝吗?”听到这个问题后,琉璃的表情僵了一下,语气也低了下来,“在乎过”“那请问学长爱过浅蓝吗?”“爱过”听到这个答案浅蓝心里很开心,眼泪却又有些不太听话的在眼眶里乱转,只不过低着头的浅蓝没让琉璃发现。“嗯,学长,真的很谢谢你,呼...”浅蓝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又重重的吸了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学长,虽然在你的印象里我们没有在一起,但是我一直都把学长当男朋友的,那么现在,学长,我们分手吧,学长,再见。”说完后浅蓝毫不犹豫的走出去了,琉璃始终都没有勇气拉住浅蓝,他明白,自己不配。只是琉璃没看见,浅蓝转身的一刻,泪流满面。
   浅蓝恢复了以前的生机勃勃,只是琉璃再也没出现在浅蓝的生活里。筱倩每次看见浅蓝的笑容都会觉得很痛,她明白,浅蓝不是忘记了,而是埋藏了。她知道浅蓝每天晚上都会哭着醒来,忽然回想起半个月前,她看见门口有一封琉璃给浅蓝的信,她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但是她最后还是选择没有把信给浅蓝。那封信,她到现在还是忘不了:
  浅蓝,对不起。我不知道杜美莎会跑去找你,更没想到会导致你出了车祸,可是我是真的爱过你,不,不只是爱过,现在依然还爱。浅蓝,我承认我一开始并不是因为爱你才和你在一起的,但是后来我习惯了你的存在,习惯了你每天的晚安,习惯了你每天的问候,直到你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的心里全都是你,如果可以,我想代替你受所有的伤害。我一直接受你说爱我,却忘了告诉你,其实我也爱你。我已经和杜美莎分手了,我不奢望你可以回到我身边,也不奢求你可以原谅我,你知道我什么都不愿意说出来,写下这些话对我来说真的很不容易。我是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我想见你。蓝,请你相信我,我是真的爱你,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愿意,我会一直等你。
   看着机场外面的天气,琉璃笑了,“这样的天气,浅蓝最喜欢了”,看了进口最后一眼,琉璃就登机了,琉璃一直到登机的时候嘴角都是上扬的,他知道,浅蓝一定原谅他了,剩下的,他会等。记忆忽然回到那个午后,那个冒失的女孩,不小心的一撞,谁也没有想到,她就这样撞进了他的心里。
   浅蓝一天一天的开朗起来,好像完全放下了琉璃一样,筱倩看着这样的浅蓝心里也是开心的,只是筱倩不知道,浅蓝已经看过那封信了,琉璃登机那天,浅蓝去了,一直在琉璃身后,只是琉璃没看见她而已。
   机场里的人都行色匆匆,或是相互告别,谁都没有注意到戴着墨镜遮了大半张脸的浅蓝,看着琉璃走后,浅蓝呆呆的看着机场的窗外,这样的天气最合自己心意了,“今天是个好天气,琉璃学长,一切都从这个好天气开始吧,学长,再见了”,浅蓝想起了那个午后,那个好听的男声,一切就那样平凡的开始,这样平凡的结束。

August
04
2013
评论
© 葵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