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暧向日,白驹过隙间,只愿偷得半日闲

 

爱,也许就是这样。百转千回,无处可逃

情深奈何?时光奈何?

时光东流,深情西去。

尤记当年许,时过境迁西。

女儿娇嗔说嫁,郎君可愿取?

郎君当时坚不移,如今可还记?

君若相思,必相依。

君若离去,泪噎语。


August
26
2015
评论
© 葵暧 | Powered by LOFTER